「行尸走肉」的哲学新解

时间:2020-06-11    作者:     174 次浏览

中文有「行尸走肉」一词,意思大概是只知满足当下的欲求、生活得浑浑噩噩的人。「行尸走肉」是文雅的用语,如果我们用粤语说某人只是「肚饿就食,眼瞓就瞓,急屎就疴,有爱就做」,其实形容的正是行尸走肉。不过,行尸走肉的欲求不限于食色和其他身体需要,那些机械性地「返学放学,上班下班,赚钱花钱」的人,也可以是行尸走肉。东晋王嘉《拾遗记》裏甚至有这样的诫语︰「夫人好学,虽死若存;不学者虽存,谓之行尸走肉耳!」如果要好学才不是行尸走肉,那幺这世上的行尸走肉可多了!

美国哲学家Harry Frankfurt有一篇着名文章,题目是〈Freedom of the Will and the Concept of a Person〉,那是我特别喜爱的哲学文章之一,也经常用作教材,读过不下十次了。Frankfurt在这篇文章裏用的一个概念,可以理解为「行尸走肉」︰他将「行尸走肉」和「意志(will)」这个概念关连起来,提出一个别开生面的看法。

当然,法兰克福没有用「行尸走肉」一词,他用的词语是"wanton",本来是指纵慾的人,但在他这篇文章的语境,译作「行尸走肉」是十分贴切的。跟"wanton"相对的是 "person" (可译作「人」,但"human"或 "human being"的中译也是「人」,而"person"与 "human being"并不同义;下文用的「人」字,如果不是"person"的意思,我会标明 )。Frankfurt这样定义"wanton"(「行尸走肉」)︰凡没有第二阶意志(second-order volition)的,就是行尸走肉。 根据他这个定义,所有人类以外的动物都是行尸走肉,而某些人(human beings)也是行尸走肉。

甚幺是第二阶意志?「第二阶意志」这个用语看似是很吓人,但表达的哲学概念其实也不太複杂。Frankfurt首先分开「欲求(desire)」和「意志(will)」︰你想做的事情就是你的欲求(除了想做的事情,欲求的对象也可以想得到的东西,但Frankfurt的讨论集中于前者),一个人有很多欲求,但不是每一个欲求都会付诸行动;付诸行动的欲求,Frankfurt称为「意志」。欲求之间可以有冲突,例如你想戒酒,也想喝下眼前主人家倒给了你的美酒,两者不能同时付诸行动,结果你没有喝那杯酒,那幺,「戒酒」这个欲求就成为你的意志了。

对于自己的欲求,你可以有看法和态度;对某个欲求,你可以欢迎、拒抗、或无所谓,例如你可以欢迎「戒酒」的欲求,拒抗「饮酒」的欲求,对于「喝茶」的欲求则无所谓,虽然戒酒、饮酒、喝茶都是你想做的事情。如果你欢迎自己的某一欲求,便可以说是对这欲求有欲求,Frankfurt称之为「第二阶欲求(second-order desire)」;例如「我想自己有戒酒的欲求」,这裏涉及两个欲求,第一个是「戒酒」的欲求,这是第一阶的(first-order);另一个欲求由那个「想」字表达了,对象是「戒酒」的欲求,因此是第二阶的。

Frankfurt说的「第二阶意志」,不只是想有某一(第一阶的)欲求,还想这欲求成为自己的意志——想这欲求最终能付诸行动。「第二阶欲求」和「第二阶意志」的划分,主要是概念上的,因为除了在很特殊的情况下,第二阶欲求往往也是第二阶意志,例如你不会只想自己有戒酒的欲求(有第二阶欲求),却不想戒酒的欲求能付诸行动(没有第二阶意志)。

没有第二阶意志,就是任由自己被欲求推动,让这些欲求「强者胜出」,不会对任何欲求有认同感;无论哪一个欲求最终能付诸行动,也无所谓,总之欲求得到满足便成了。这就是行尸走肉,和其他动物有甚幺分别呢?你家的小狗也有欲求,牠的欲求也可以互有冲突,例如想吃东西,但同时也想出去溜溜;如果这两个欲求差不多强,最后哪一个欲求得到满足,小狗是无所谓的(爱狗的朋友可能会有异议,要是这样,请随便改用其他动物做例子)。

有第二阶意志的人则不同了,假如他的第二阶意志得不到满足,那幺,就算第一阶欲求得到满足,他还是感到意志不顺遂,甚至觉得身不由己。这可以用上面「戒酒」和「饮酒」的例子来说明︰你有「戒酒」的第一阶欲求,也有「饮酒」的第一阶欲求,但你只是想「戒酒」的欲求付诸行动(即你有「戒酒」的第二阶意志);结果你却饮了酒,这明显是满足了欲求,可是,你会觉得自己受到酒瘾控制,觉得饮酒的行动并不是你真的所愿。正是由于有第二阶意志,人才会有「我之为我」的自我认同感,才会有自我上的挣扎,才会力求改变自己,才有可能免于成为走肉行尸。

相关文章︰

保留「适量的物慾」,又不要过于执着「简约生活」锻鍊时如何能够坚忍下去? 我用的方法有两个

    相关的内容在这里>ω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