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产英雄沦阶下囚,三大车厂关係生变

时间:2020-07-13    作者:     532 次浏览

日产英雄沦阶下囚,三大车厂关係生变

同时担任日产、雷诺和三菱汽车 3 家公司董事长的卡洛斯‧戈恩,11 月 19 日因涉嫌违反《金融商品交易法》,被日本东京地检特搜部逮捕,引起全世界关注。19 年来,他一直被视为带领日产起死回生的英雄,如今从企业英雄沦为阶下囚。

日本向来缺乏强势经营者,戈恩可以说是近 20 年最具代表性的强人社长。64 岁的他,甚至被看好是法国经济产业部长的最佳人选,还有人拱他出来选巴西总统;如今却被日产董事会开除,引来日产政变的阴谋论,全球汽车业不但受到影响,甚至可能牵动日本与法国之间的关係。

申报不实负面消息接连爆

特搜部逮捕戈恩的理由是,2014 年度为止的 5 年内,薪酬共计 99.98 亿日圆,却只申报了 49.87 亿日圆。相关人士透露,2017 年度为止的 8 年,戈恩未申报的金额可能达到 80 亿日圆;此外,2017 年度为止的 4 年,还有约 40 亿日圆的股票增值权未申报。

涉嫌短报收入的消息传出后,戈恩一些公器私用等负面消息也陆续爆出来,例如透过日产海外子公司在巴西里约热内卢、黎巴嫩贝鲁特等地购买豪宅自用。2017 年秋季传出日本工厂由不具资格的员工检查,导致公司召回车辆和停售新车,今年股东会股东问到责任归属问题时,戈恩的回应是「西川广人执行长才是日产的头」,否认自己有责任。

此外,7 月上旬日产传出最终车辆检测造假问题时,据说戈恩和亲戚在西日本岛屿度假,并未在横滨市的总公司指挥全局。令人不禁好奇,这是当年携家带眷全力来日本为日产冲刺的戈恩吗?

回溯 1999 年,日产濒临破产边缘,法国雷诺公司特别派这位「削减成本专家」来协助日产改造。

戈恩当年在米其林轮胎公司服务时,分别在巴西和美国让当地企业转亏为盈,而赢得了削减成本专家的封号。1996 年被挖角到雷诺后,再度展现降低成本的实力,因此雷诺和日产结盟时,决定派戈恩来襄助一臂之力。

改革破釜沉舟救世主降临

日产 1990 年后业绩开始低迷,日本市场的市占率持续下滑,负债超过 2 兆日圆,1999 年度净亏损额高达 6,844 亿日圆,许多人认为日产完蛋了。戈恩带着家人一起来到日本,1999 年 6 月 25 日在股东会表明协助改革的决心:「我不是为了雷诺,是为了日产来的。我会尽全力重建日产。」

戈恩发现日产的问题癥结之一,是不重视利润,当时日产推出 43 款车,但其中只有 4 款赚钱。因此他在经营会议否决新车的开发计画,理由很简单──没利润就不要做。

戈恩还善用先前在国外改造企业成功的经验,採用跨部门团队的方式,从各部门找来中阶经理人组成,分成採购、生产、财务等小组,请他们自己提出再造计画,反覆讨论后,戈恩再做出最后决定。

众所瞩目下,10 月 18 日戈恩宣布了「日产复兴计画」,内容包括裁员 2 万 1,000 人、减少採购成本二成、关闭 5 座工厂等。他承诺 2000 年度会转亏为盈,而且不留后路,说「做不到就辞职」。他说:「我非常了解需要多少努力、痛苦和牺牲,可是我别无选择。」这样的震撼疗法,让他提前一年达标,2000 年度集团就出现 3,311 亿日圆净利,营业利益率达 4.5%,负债降到 7,000 亿日圆以下,呈现深 V 形复甦。戈恩也因此被视为日产的救世主,同年 6 月被任命为社长,2001 年再兼任执行长。

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指出,戈恩大刀阔斧改革不只让日产重生,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让日本企业重拾信心,知道自己不是没实力,只是经营上顾虑与传统往来厂商的交情、与员工之间的感情等,无法和过去切割。2000 年科技泡沫瓦解时,日本一些企业从戈恩那里得到启发,才能勇敢地大胆改革。

戈恩在《我的履历书》书中透露,他来自法国,要有共通的语言才能让每位员工了解愿景,而这个共通的语言就是数字,因此特别在计画中嵌入数字。

例如 2002 年度到 2004 年度,他认为日产要迈向下一个阶段,必须改造成有获利的成长体质,因此施行「日产 180」计画:「1」指的是 2005 年前全球销售量要增加 100 万辆;「8」代表营业利益率要超过 8%;「0」则是要把有息负债降为零。

光环不再功过自在人心

这些年来,日产陆续依当时内外环境和体质,推出中期计画,但不可讳言的,戈恩的「承诺」,似乎不如以往挂保证。2011 年的 5 年计画「日产力量 88」,预定卖出 150 辆电动车,结果只卖出 30 万辆左右。

此外,日产造假事件伤害声誉,2018 年度集团营业利益预估比前一年减少 6%,为 5,400 亿日圆;净利则大幅衰退 33%,为 5,000 亿日圆。

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指出,目标和结果不符时,不是计画制定者没有掌握市场现况,就是销售和开发第一线员工的士气低落,而无论哪种状况,都是公司有重大问题的信号,但是日产经营团队似乎未能快速因应。

戈恩被捕的记者会中,日产社长兼执行长西川广人说:「公司的权力太集中在一个人身上」。日产汽车前董事奥野信亮接受《产经新闻》採访时则点出,公司内部只剩凡事顺从的人,会反抗的人待不下去,久而久之,公司治理就会出现问题。戈恩当年解救了日产是不争的事实,至于他的功与过,留待众人各自解读。


    相关的内容在这里>ω<